作文网,小学生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作文题材大全!

那些年,花开不落

编辑:作文网 | 来源:高三作文

高三文科班:林徽

前言:动笔写这篇文章时正值夏花灿烂的暑假,经历了昏天暗地的高考,生活瞬间恢复到往日的静如死水,但我却没有如释重负的感觉。总感觉高考完整个人都仿佛被掏空了般,终日惶惶不知所待。勤工俭学是不大可能的,父母终日奔波劳碌,偌大的家庭只剩我一人,于是我成了名副其实的管家。我总觉得自己亏欠父母太多,看着他们疲于奔命的身躯和星星点点斑白的发丝日渐定格,倘若我连一日三餐都不能管理好,那我这个女儿也就白当了。于是,我决定空出一个暑假的时间好好地孝敬他们。

生活毕竟过于平仄。每天清晨,拉开起居室的窗帘,迎面而来的是满眼灿烂的夏花,那些花开得异常明艳,如同怒放的青春,常常让我有种流泪的冲动。我很想写些什么去祭奠我流逝在校园中的青春,只是我实在缺少一段最能扯动人情丝的感触,我还没有爱情的体验,也不知道“直教人生死相许”究竟是何体味,但我倒真真实实地拥有一段轰轰烈烈的友情,那是我十八年来最刻骨铭心的记忆。雪村的出现,点燃了我青春的梦想之火,他让我懂得了如何笑对人生,战胜生活中的困难。尽管我们也有过一段时间的尴尬,不过没关系,后来又好到同穿一条裤子的地步了。

我觉得高中生活还是比较阳光的,并不像学姐学哥们回忆中的那般恐怖,累是累了点儿,但也不至于人情匮乏,成为奢侈品,同学之间那份微妙的感情还是赫然存在的。因此,此文的基调也相当明朗。有人说知己难求,知己就意味着不会翻脸,知己能做到毫无保留。我和雪村算是知己吗?我们之间有矛盾、有冲突、翻过脸,这样算不算涂鸦了知己的本质?我不知道知己的范围有多广,倘若他能用分段函数来表示,那么答案就有可能被肯定。

吴香标依然很厉害,走到哪都能掀起一片狂潮,祝愿他能够在高考的战场上展现出省奥数队先锋的英姿,并一举摘下清华桂冠。据说吴迟被南航相中了,也难怪,以她曼妙的身姿、惊人的美貌、极端化的成绩,被相中不足为奇,不知她能不能摆脱身边的慕从者,然后和吴香标相约四年后,最后创造出属于他们的未来。至于雪村嘛,但愿他能从“失恋”的阴影中走出,去接受新一轮的挑战!

今年夏天花开得实在是艳,是那种异于常年的明艳,而且,似乎不会凋落了呢……

一个学校的历史悠久与否可以从校园内的植物看出,我想这是不会有错的。

我们的学校历史很是悠久,铺天盖地的加拿大枫树、蔷薇将它的悠久点缀的更加古老,弥漫着浓浓的人文情怀。遒劲苍拔、蓊蓊郁郁的枫树常使我们夏天的体育课过得甚是滋润,其间夹杂着风情万种的蔷薇,总是在不经意间陶冶着人的情操、启迪着灵感——这就是我昔日的母校,一个给予我太多回忆的热巣。

我很爱校园内的植物,每每与雪村聊天时,我们总喜爱在枫蔷间穿梭徘徊,这些可爱的花和树以狂野的朴实,感染着我们这一群青春男女,让我们品尝到了求学过程中的丝丝甜蜜与苦涩。

我想雪村一定也是衷爱他们的。

(一)

进入了高中,生活立刻被格式化了。在这里,除了学习,你无法放手去做任何一件事。什么传说中的笑傲江湖,都不过是一场臆念中的美梦,也许大家唯一相通的意向就是“唯我独尊”。冥冥之中,一种无形的压力束缚着彼此,让彼此不得不相信强中自有强中手的道理。小学时憧憬的巾帼英雄、刀剑侠客永恒奔走在江湖的身影,也只能一次次地在睡梦中庞大。我觉得校园其实就是个江湖,只不过它没有血腥,只有是非成败、荣辱兴衰罢了……

吴香标的成绩始终独占鳌头,这对于一个男生来说,简直就是奇迹。班级前十名里至少有八九位是娘子军的事实足以验证这一真理,而吴迟绝对是娘子军的领头羊,据说她是本校自1956年建校以来最为完美的女生,她几乎成了全市高中部的神话,垄断市排名榜状元近一年之久。在这些所谓的“天才”面前,我难免要羞愧地抬不起头来。世界上永远不缺比你强的人,这是你不得不接受的现实!

除了对成绩的渴望,期盼收获一段轰轰烈烈的友情也成了我人生的痴想。然而所接触的人群,要么是冷若冰霜,要么就是形同陌路,小学时的亲密无涟漪。对我来说,高一就像是一场噩梦,虽说背井离乡有些夸张,但孤身一人在城郊求学却是事实。巨大的孤独时常让我有种思家的冲动和寂寞的沦落感。

好在噩梦终有醒来的那一刻!

(二)

开学后不久的分班考对我们来说无疑就是一颗重磅炸弹,彼时还未熟悉环境、熟悉彼此,又要抖抖包裹、分道扬镳了。九门功课哗啦啦一下子就考完了,考试结束后的那个下午班上炸开了锅。大帅拍打着桌子,大呼“苍天无眼”;地下城勇士们叫嚣着,要去找校长算账;各科代表在黑板上狂写“誓死扞卫和平统一”的口号……教室里搅成了一锅粥,老师们都知趣的躲在办公室里,想必他们也害怕被学生团团围住,做出过激举动。卫生委员扯着嗓子高呼我的大名,让我去清洁区打扫卫生,我走出教室,只见蔷薇花丛旁已有一个人在认真的扫地——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应该叫朱雪村,听说以前是二中的高材生。我静静地踱步过去,他抬起头冲我友好地一笑:浅浅的酒窝、雪白的小虎牙、一副小巧的金丝眼镜,在他稚气未脱的脸上相得益彰,刚好衬出了他的睿智。我当即回了他一个灿烂的笑容,之后我们便挥舞着扫帚,一边扫地一边闲聊起来。其实那天我和他聊了很多:家、志向、理想、兴趣……我不敢说一对志同道合的男生女生有多少地方是相似的,只是初次接触,我终于相信这世上竟有“相见恨晚”这一说法!分别的时候,秋日的阳光将浓密的加拿大枫树照得青亮无比,衬着一树繁花,点燃了周围的空气……

从此,我和雪村成了知己。

(三)

当分班考的余音渐渐消匿于枯燥乏味的校园生活中,又一个震撼年级组的消息在贫瘠的校园精神世界里掀起新一轮的波澜。就像平静了太久的娱乐圈突然炒作起来一样,不知是出于校长的“人道主义”还是我们这一群青春男女的舆论威力,本本来做好离别准备的大家竟然被这一突如其来的“不分班”政策给莫名其妙的捆在了一起!大帅同往常一样进行着他的总统式演讲,浮夸着“患难与共论”;仍然是地下城勇士们疯狂地叫嚣,架着班头往天上扔,把老班这个奶油小生吓得花容失色……乱哄哄的人群里,我无意瞥见了雪村,我给了他一个‘Yeah’的手势,他似乎也很是高兴!

生活就这样在不知不觉中阳光了起来,在雪村的感染下,我不再孤立自己,渐渐又结识了许多新的朋友。虽说这些友情跟萍水相逢也差不了多少,但我还是感受到了一种青年的胸襟气度在彼此之间漫溢开来。我渐渐发现吴香标、吴迟他们也并非高不可攀,我与吴迟对地理的研究总是能够激起大家对科学世界的神往,于是大家便会高呼“女性思维经纬亦不可小觑也”。而后,我逐渐从中考的阴霾里走出,随之而来的便是逐渐让我自信的成绩。

我一直惊诧于雪村的本领!很难想象,一个貌似‘单纯的要死’人竟能够如此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我,他的一举一动,似乎都是为了改变我而来!

(四)

不知出于什么原因,我开始讨厌上数学课,尤其害怕到黑板上演算,任他简单与否,总觉得往讲台前一站,整个人都石化了般,血液倒灌,茫然不知所以然……偏巧我们的数学老师就是那种‘一节课点遍全班同学’的主儿,出于抵触,我在数学课上没少出丑。

有一次数学课,老师指名道姓让我去黑板上演算,整整二十分钟我愣是没写一个字,只在心底一个劲儿的大骂他无数遍。就在进入僵局的关键时刻,雪村径直来到我身边,‘刷刷’几下,一道难题迎刃而解,之后拉着我走下讲台,上演了一出新世纪的‘英雄救美’。虽说此事后来在年级里成为人尽皆知的故事,但此后却更加坚定了我俩‘知己’生涯的资本论!

记得那是一个秋日的午间,我和雪村趴在栅栏边聊天,一边沐浴着金黄的阳光。一边享受着MP3里小刚知性的声音,楼下的高纬度蔷薇从容的的绽放一树华彩,绿油油的硬叶颤巍巍的抖动着,天空蓝的出奇,云前所未有的洁白、凝重。立体的如同毕加索的《格尔尼卡》。这种寂寥、空阔的美感,仿佛只属于离天穹最近的那座珠穆朗玛。我们冲着天边的云层高呼着那些只属于青年的热血誓词,我们疯吼着,不知不觉竟惊扰了午睡的同学,他们看到我俩的傻样,居然一个个捧腹大笑起来。

后来,我和雪村分别作为文科健将被强塞进省英语知能竞赛班学习,临考前一个月,每天在冰冷的教师里狂啃英语试题,厚厚的一本辅导书被残忍的分成若干阶段。从听力开始,之后是单选、完形、翻译、作文,每天无休无止的练习、复习,几乎让人抓狂!我记得那天刚好是周五晚上,其他同学都陆续回家了,只有我和雪村还要被迫接受周末辅导。可恶的辅导老师在下达了‘10篇必背作文’的命令后就拍拍屁股走人了,独留我俩要彻夜奋战这10篇佳作。雪村的写作能力要比我强,当我绞尽脑汁才构思出一半的时候,他已完工,此时已是凌晨一点多,我无意瞥见他额头上细密的汗珠,让他回去休息,可他确傻乎乎的笑起来,放言“红袖添香。”我明白他的心理,宁肯彻夜不眠,也要陪我完成学习计划,时针滴滴答答的转动,凌晨3点,我终于完成了所有的任务,停笔的那一刻,我给了他一拳,他竟然没有躲开,我明白这一拳的分量,拳落他身的那一刻,窗外应该是群星璀璨吧……

(五)

除了每天枯燥乏味的学习,谈恋爱也成了高中生活里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于是新世纪的“神雕侠侣”、“令狐冲与任盈盈”总是层出不穷的上演着,其中要以吴香标与吴迟之间的新版“北京爱情故事”演绎地更为持久、曲折动人!

吴迟一直站在风口浪尖。她的成绩、谈吐、人品;她在元旦文艺汇演上的多才多艺;她在校园运动会上‘动力型美女’的英姿,使人无法不去朝拜。试想——一个近乎完美的女生,怎能不在市高中部里创造神话,成为男生们目光的共同焦点?我不知道她在省内的行情如何,但在本市,像吴迟这种女孩绝对能掀起市场竞价的大潮!尤以本班男生为甚,几乎是倾巢出动,闹得本班的绯闻竟成为电视台《成长空间》栏目教育下一代的典例,而那段时间班主任自己正陶醉在喜得千金的气氛里,这更助长了本班男生的野心!可怜的吴迟哪怕只是偶尔对某个男生一笑,也会创造出不同版本的《北京爱情故事》。也许吴迟觉得‘红颜祸水’的骂名太重了,也许她觉得自己再不表示一下流言还会加倍席卷而来,于是,吴香标、吴迟竟鬼斧神工地促成了一对经典恋人,这足以证明男才女貌并不只存在于武侠剧中而至仍在传奇的上演着续集!此后,吴迟真的就和传说中的一样每天和吴香标同进同出。后来,两人又比翼双飞,一举摘下浙大保送生的桂冠,留下一段佳话!

此后不久,雪村不知因为什么请了三天病假,也没通知我。再回来时,人明显憔悴了不少,也不怎么说话了。有的时候,我会发现他老爱盯着吴迟瞅,更多的时候,他只是一个人静静地趴在座位上涂写着什么。我过去拍他的肩,他竟慌慌张张地将手里的东西藏进桌洞里,语无伦次、遮遮掩掩。一次偶然扫地,我从吴迟座位下扫出一张颜色华美的纸,捡起一看,竟然是‘情书’——落笔者朱雪村,我恍然大悟!然而雪村仍然不瘟不火地保持着单相思的状态,要知道,吴香标可是大众公认的吴迟的白马王子,不知雪村的单恋会不会惹起两人的冲突?我暗暗为他捏了把汗!吴香标主动出击,处处讨好吴迟,因此时常被我们大家捉弄,有时在他‘怒目而视’其它男生时,大家总是轻飘飘地抖出一句话:“她答应周末和xx男生吃饭了!”这时,他总是会变得温顺起来,然后众男生扬长而去,留下吴香标因被耍而极度扭曲的脸……

(六)

进入了高二,学习氛围骤然变得紧张起来。文理分科、学业水平测试、全国计算机二级考……繁重的学业负担,又加上班主任每天千篇一律的唠叨,教室里紧张的局势如同汞的密度令人窒息。我讨厌这种逼人的气势,总觉得自己还没到抉择的年龄,就要被这种传统规则逼到“人生的十字路口”,不论你愿不愿意,都必须残忍地往前冲!

当我把心里的想法告诉雪村时,雪村在蔷薇花旁苦苦地笑了笑。“社会就是一杯无色的酒,不论是苦是甜,你都要喝。有的时候,很多存在是不合理的,但它必须用一个传统规律去维持。既然你来到了这个世界,你唯一能做的就是努力遵守这种这种规则,追赶着它的脚步,因为你别无选择。”雪村深沉地说着。

“可是”我反驳着,“这不是强权政治下的奴隶制社会,既然我们追求民主,为什么要任凭这种不合理的专制继续轮回下去呢?”

雪村用一种近乎怜悯的眼光看着我,似乎在嘲笑我涉世未深。我突然觉得很悲哀或者说有些反感,我讨厌这种眼神,以前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沧桑过。他继续苦笑着:“未来会有人改变着一切的,但现在还轮不到你我!”他忽然转身走开了。背影迷茫而孤寂,衬着一树繁花,有种说不出的悲调。我抬头看着人满目的枫叶、蔷薇,在这样一个季节,开得如此决绝,又有些无可奈何的寂寥。我忽然觉得雪村已经不再是那个意气风发、无忧无虑的小青年了,现实的冷酷无情无意间拂走了他的铮铮热血,带给他的又将会是什么?

我叹了叹气,无奈地离开,独留满树红叶与绚烂的蔷薇静静地绽放在偌大的校园。这一次,我没有等到雪村原路返回的步伐,也许他的想法也不再需要两个人共同分享了!

我的心隐隐一抽,或许我们俩真的已经失去了原始的默契;或许就算是知己我也无法用一个女生的视角去揣度出他心底的秘密;或许……

(七)

校园生活仍然像往常一样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雪村一炮走红,颇受老师们青睐,于是,光明正大地接替了奶油班头的职位。成果不仅仅只有这些,当初无心竞选省学生会联盟主席的他竟然当上了主席头目,也许从那一刻开始,雪村就已经站在远高于众人的角度接触整个社会了,而少年的老成持重只不过是这场置换反应中的沉淀物。我常在心底想:“或许你应该理解他一下。”

除了繁重的学业负担外,我和雪村基本上还保持着朋友之情。同往常一样,他会时不时过来辅导我理科功课,依然会在周五回家之前只同我一人道别,只是他再也没有同我谈过心、提起曾经立下的誓言,而我也总是知趣的闭口不谈。我依然会装作全然不知的样子,接受他苦口婆心的讲解,要么就是将近期的文学作品拿给他看,只是内容都是千篇一律的议论文,不再有记录我和他友情故事的片段。有时他也会表现出疑惑不解的样子,似乎想说些什么,但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我知道他要说什么,而我也总是用“高考出彩的往往是议论文”掩盖了这一切尴尬。

可能在高度紧张的情况下,时间总是流逝得很快,学业水平测试就犹如翻一页纸一样,“唰”得一下就考完了,考得我大脑一片空白。

考完后的那几天,天气不是很好,初春的湿冷让人觉得连神经都不舒服。我把自己塞进网络的世界里,同天南地北的网友诉说着心中的苦闷。有个网友建议我去旅游,他说他只要心情不好就会选择这种方式发泄,我苦笑着,对他说:“我没你这么豁达……”但我还是不由自主地担心起学校的枫树、蔷薇来,那些热情的植物能否忍受得了这初春的阴冷?

等待,等待……成绩揭晓的那天,我异常平静。如我所想的那样,雪村3A1B,而我2A2B,吴香标与吴迟则都是4A。他们两人的脸上始终挂着暧昧的笑容,雪村一如既往的淡定、从容,比起吴香标的4A5分,2A的成绩不是很好,我心里忽地泛起一股莫名的苦涩,也许这就是差距——人与人之间,永远不可能画上等号!

有的时候,结果真的会与理想背道而驰!也许有朝一日,我也会变得同众人一样“世故”、“斤斤计较”起来。

我吐了口气,是为了辛苦了这么久才换来如此微小回报的无奈,还是对大家之间微妙转变的伤感,我说不清楚。

(八)

“五一”黄金周期间,同学们在QQ群里公告说高二的同学要聚一聚,我欣然归往。

那天,大家在KTV里玩得很疯:K歌、拼酒(啤酒)、疯吼,如火如荼!当然,众人的焦点还是吴迟。我注意到雪村的目光总是围着吴迟转,心里暗自好笑:有吴香标在,你小子能有机会表白吗?最后也不知是谁,用Microphone提起分别,聚会陷入了普遍持久的沉默中。回忆起一群青春男女,风风雨雨了近两年时光,这份感情,早已在不知不觉中变得牢不可破!如今,文理分科的琴声渐响,尤其是那群Excellent们,怕是要进入实验班苦练‘七十二般变化’了!大家都低着头,一声不吭,也不知是谁点播了一曲《离别的车站》:

当你紧紧握着我的手,再三说着珍重珍重;

当你深深看着我的眼,再三说着别送别送;

当你走上离别的车站,我终于不停地呼唤呼唤;

眼看你的车子越走越远,我的心一片凌乱凌乱。

千言万语还来不及说,我的泪早已泛滥泛滥;

从此我迷上了那个车站,多少次在哪儿痴痴的看。

离别的一幕终会重演,你几乎把手儿挥断挥断;

何时列车能把你带回,我在这儿痴痴的盼;

你身在何方我不管不管,请为我保重千万千万……

赵薇凄美的声音婉转在拥挤的包间里,几个多愁善感的女生早已隐隐啜泣,我心里也酸酸的,挺难受。Excellent们相拥着:“兄弟,好好的!”吴迟感叹道:“有些事情也不是我们能左右的,比如说离别,一旦被世俗化,就平淡不了!”吴香标随声附和道:“有些事真到放弃时,说忘记就难了。不过又不是生离死别,大家不必哭哭啼啼的!Excellent们能有更好的发展前途,我们应该祝贺他们才是。”我也强颜作笑:“离别只是重逢的间隔,我们还是期待重逢吧!”同学们渐渐受感染,纷纷和声道:“对对,不必难过。”于是,包间里的气氛又火爆了起来。

大伙散了以后,雪村拦住我,说有话对我说。我们随便找了间奶吧,点上两杯奶茶,在靠窗的座位上聊了起来。雪村问的话很是常规,我回答得也很是敷衍。天色渐暗,大街上的人流渐渐多了起来。凝望着这座北方小城的万家灯火,我忽然觉得现在的自己很形式。究竟是雪村改变了我,还是因为时光,我并不想去深究。

(九)

高三,文理正式分科。我与雪村还在同一班上,且都是文科,而吴香标、吴迟都进入了理科实验班。刚开学的那段时间,吴迟有一天忽的发来邀请,说是请几个玩得要好的朋友吃饭。赴宴那天,我才知道吴迟要真正远离大家,前往香港继续自己的高中了。作为好姐妹,我打心眼儿里替她高兴,只是看到吴香标、雪村阴着的脸,我又觉得很是矛盾。这一切来的真是太突然了!

以后每每下课,雪村总是睁着一双大眼睛,目光呆滞地往窗外游荡,没了焦点。有的时候,我甚至能看到他眼眶里隐忍的泪水,我很想冲上前去给他一脚,对他吼一些“清醒点”之类的词语,但我还是放弃了。

吴迟走的那一天,雪村竟然旷课去观音机场送她,我很是吃惊。之后雪村辞掉了学生会主席的职位,有时会莫名其妙的旷课,我也没敢多问。我知道,这一切皆因吴迟而起。不过我听说吴香标并没有因吴迟的离开而情绪有所波动,大概是因为吴迟悄悄给了他一个通讯号码,然后他能够继续上演着他的《北京爱情故事》吧!

我心里有一种预感:也许‘物是人非’真的要来临了……

果不其然,雪村转班了。转入了理科实验班。事后我气愤的找到他,问他为什么。我问他难道忘记了自己的梦想,那时他铁了心要和我一起打入中国文坛的。雪村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只是指着身边的蔷薇问我:“你能保证这些花永远不会凋落吗?”

……

我终于明白了我们将分道扬镳,而且我们都不再会为了所谓的知己而放弃自己的选择来维持两人的一致了!我忽地想起我与雪村第一次花开时节的邂逅,那时的他……也许雪村还会像往常一样,在每个传统佳节的晚上发来问候的短信,但他再也不会在教室里陪我学习整个通宵,再也不会与我在暖人的冬阳下静数时光的流逝,再也不会用辩证唯物观同我探索文学的奥秘,那些书中所写的纯真友谊终于在渐趋成熟的花季随风逝去,一去不复返!

我依然执着的留在了高手如云的文科班,上下波动的成绩有时会让我有种刚入校时感觉:惊羡于吴香标No。1的成绩;自己舔舐孤寂与失败的的伤口;渐渐接受没有雪村支持、引导的日子。生活也就在平淡不奇中走了过来。

后来我又加入了校广播站,每天吸引着寥寥无几的听众;吴香标加入了校篮球队,却始终没有为校投进过一个球;雪村不抱希望的再次竞选学生会联盟主席的职位,却意外获得了认可……再后来,我们都在地狱般的高三苦苦修炼,希望最终修成正果。

高中生活就这样平稳地结束了。

(十)

即将离开这座朝夕相处了十八年的苏北小城,转而去另一座陌生的城市开始憧憬中的大学生活前,我有些不舍,因而情不自禁的伤感起来。

我又一次不由自主地走进学校,校园里空无一人,只有无忧的鸟儿在浓密的树杈间欢快的鸣叫。假日里校园的寂静与往日的喧腾有着天壤之别,让我恍惚之中怀疑自己是否走错了地方。抬头看看庄严雄伟的逸夫楼和那攀援、依托它而生的藤萝瀑,多么和谐,让人倍感亲切!还有那些久违了的枫叶、蔷薇,仿佛因过久没人拜访而积蓄着最野性的美丽,如今在这座空旷的校园里爆发出璀璨的光彩!我悄悄拿起相机,调整好光线角度,在这片澄明的天空下,定格了这里的一切。

耳边如有若无地响起了阵阵歌声,仿佛是从遥远的天边席卷而来的,我很清楚,这不过又是我的幻觉而已罢了——

忘记不了过去也留不住时间,回忆悄然斑驳了花季的浪漫;

繁花在昨天绽放一树华彩,梦醒时分蓦然心生伤感;

万丈红尘,可曾轻叹?如火焰般涅盘方是永远;

离别一季、花开一季,那些年的岁月,如何忘记?

人何以堪、人何以堪,但愿人未央、花开不落!

但愿那些年,花开不落……

我忽地想起雪村曾经说过的一句话:“有些事不是说忘记就能忘记的,比如说初恋,比如说友情,再比如说某种景观。”现在想想,也许他一直都是对的,也许又不对吧!

我理了理思绪,挥挥手,同这里的一切,告别!

推荐阅读:
上一篇:埋下未来的种子 下一篇:爱在重阳